電子所務圖書館網站地圖所長信箱English中國科學院
 
首頁機構概況科研成果研究隊伍國際交流科技合作研究生教育創新文化黨群園地科學傳播信息公開
  綜合新聞  
  圖片新聞  
  科研動態  
  學術活動  
  媒體報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中國科學報:碧海尋聲
2019/05/14 | 易赢娱乐:韩扬眉 记者 李晨阳 | 【 【打印】【關閉】

  20148月,在中科院分類改革的浪潮中,很快掀起了第一波浪花——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作爲改革的首批試點之一,背負厚望,應運而生。

  海洋領域科技發展事關國家安全和海洋利益拓展的重大戰略。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集結戰隊”,爲“中國制造”挺進深海提供關鍵支撐力量:圍繞國家需求導向的領域方向布局,重塑科研組織架構;配合我國從近海走向遠海、從淺海走向深海的海洋戰略,建立“池、湖、海、船”實驗體系;共同承擔國家重大任務,建設海洋環境觀測系統……

  經略海洋是全方位的,必須集合各方優勢。清除藩籬、打破圍牆,就是讓中科院內外的各個機構、人才、裝置、資金、項目都充分活躍起來。如今,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已經進入穩步發展階段。人多了,場面大了,基礎設施加強了,制度體系基本構建了,科研經費也在逐年增長。

  接下來呢?——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將以海納百川的胸懷、海闊天空的格局,鍛造開啓藍色寶藏的鑰匙,開辟一場波瀾壯闊的科技事業。

碧海尋聲

  《中国科学报》 (2019-05-14 第4版纪实) 

  

  “深海勇士”號載人潛水器准備入水。中科院聲學研究所供圖

  20191月底,南緯37度海域。濤聲隆隆,海鳥隨風起落。

  深藍色海水掀起一座座浪峰,每一次吞吐,一顆鮮紅的“明珠”就躍出幾許。這“明珠”時隱時現,身手矯捷的蛙人乘船而至,把它用一根纜繩牢牢牽住。

  當它終于破水而出,現出紅背白腹的身型,甲板上等候的人群爆發出一陣歡呼,緊接著是一陣驚歎:看,它帶回了什麽!

  深海勇士

  雖然很久沒有出海了,中科院聲學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劉烨瑤還是坐在電視機前,關注著“深海勇士”號的每一個進展。他還記得2017年秋天,自己最後一次隨著“深海勇士”號挺進大洋時,那海上日出的斑斓景象,那破水瞬間的劇烈顛簸,還有隨著探照燈明亮起來的海底世界。

  那是中科院聲學所參與海上試驗的最後階段,關系到“深海勇士”號能否如期交付到用戶單位——中科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手中。

  劉烨瑤深潛時,在數千米之上的海面,母船指揮部的顯示屏,每隔1分鍾就會刷新深潛器傳來的下潛深度,運動速度,艙內溫度、濕度、氣壓、氧濃度等各種數據。

  母船與“深海勇士”號的交流,就像聊微信,在彈出的窗口上,文字、圖片、語音,你來我往。而這每一句簡潔的對話,都是中國水聲通信科技力量激蕩的回音。

  據專家組統計,“深海勇士”號的核心部件國産化率超過90%,尤其在水聲通信、自動控制方面顯露出獨特的優勢。這些突破不是來源于封閉的堡壘,而是打破藩籬、開放合作的結晶——中科院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中的3家共建單位:中科院聲學研究所、中科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中科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攜手創造了一連串激動人心的成績。

  “我希望越來越多事實證明,我們走了一條正確的道路。”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院長王小民說。自成立以來,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在“蛟龍”號、“深海勇士”號、萬米無人深潛器等重大裝備研制中發揮了骨幹作用。

  時光回溯到5年前。

  那是當時看來無比尋常的2014818日。在北京市三裏河路中科院機關大樓的7層會議室裏,中科院黨組書記、院長白春禮在全院領導幹部和科研骨幹視頻大會上宣布:正式啓動實施“率先行動”計劃,推進研究所分類改革,建設卓越創新中心、創新研究院、大科學研究中心和特色研究所等四類新型科研機構。

  此時,中科院拉開了新時期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序幕,開啓了一場觸及體制機制核心命題的深刻革命。

  在分類改革的浪潮中,很快掀起了第一波浪花。

  海洋领域科技发展事关国家安全和海洋利益拓展的重大战略,与此同时,我国海洋核心装备和关键器件却几乎遭到全面封杀。扼颈之痛下,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作爲改革的首批試點之一,背負厚望,應運而生。

  衆“智”成城

  說起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的誕生史,王小民津津樂道。

  20146月,白春禮召集京區研究所所長,研討“率先行動”計劃的改革方案。不久之後,他率領這些所長到華爲公司北京高端交流中心“取經”,探討此次改革的發展路徑。次日,他又馬不停蹄地奔赴廣州,向中科院廣州分院宣貫“率先行動”計劃。

  這場宣貫會後,時任中科院副院長陰和俊留下幾個中科院涉海研究所的所領導,包括聲學研究所所長王小民、南海海洋研究所所長張偲、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所長丁抗、沈陽自動化研究所所長于海斌和時任煙台海岸帶所所長駱永明等人。

  “我馬上要飛回北京,我的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你們幾個所長,想一想海洋領域怎麽辦?每個人發言5分鍾,說清楚要幹什麽,思路是什麽?”陰和俊邊坐下邊說,正容亢色。

  幾人紛紛發言,王小民是最後一個。

  他說:“我想建設一個海洋信息技術裝備創新研究院,凝聚中科院海洋與信息技術領域優勢科技力量,承擔海洋科技創新重大科技任務,培養海洋信息技術方面的人才隊伍,加強海洋信息技術領域的國內外合作交流,爲我國海洋科學技術未來發展提供信息技術和設備保障支撐。”

  “剩下就是聯合的問題。”他補充道,目光掃過其他幾位同仁。

  “小民講得很好,那都有誰願意參加呢?”陰和俊問。

  在此之前,王小民早已作了准備,與幾位所長溝通了想法。

  當天早上,王小民和于海斌從不同地方起飛,卻同時降落在廣州機場。在等候大巴車時,王小民對于海斌說:“海斌,我有一個想法,院裏在進行四類機構改革,我們合作,建立一個跟海洋有關的創新院,你意下如何?”說罷,他闡述了自己的設想和理念。

  “好啊!”于海斌當即表示贊同。沈陽自動化所與聲學所是多年的科研合作夥伴,沈陽自動化所手上有一張王牌:全國領先的水下機器人,這在我國海洋安全和海洋利益拓展中可是不可或缺的關鍵技術。于海斌有這個自信,沈陽自動化所的加入,能讓王小民構想中的海洋信息技術裝備創新研究院如虎添翼。

  “那咱們君子之約,我今天就在會上說這個事兒。”

  “沒問題!”

  隨後,王小民又找到了張偲,跟他講了自己的設想。張偲也算王小民的老戰友了。過去10多年間,南海所與聲學所強強聯合,在國家海洋安全保障和海洋資源考察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海洋深處信息資源的提取主要通過水聲通信,而水聲通信系統必須要搭載在先進而經驗豐富的科學考察船上。南海所自上世紀60年代便開始建設科學考察船,不僅積累了深厚的“家底”,也爲聲學所打磨的高科技“利器”提供了最好的舞台。

  如今聲學所要搞個大動作,當然需要南海所來自大洋前線的支撐。

  想到這裏,他也笑道:“我一定支持!”

  “大家舉手表態吧。”陰和俊說。王小民、于海斌、張偲、丁抗4位所長舉起了手。

  王小民回到北京的第二天是71日,聲學所正在舉辦紀念建所50周年的學術研討會。一大早,他就接到中科院重大科技任務局的電話:“王所長,請把創新研究院的事兒,寫個不超過8頁的PPT,陰院長要向院黨組彙報。”

  當即,王小民提出將原計劃爲期兩天的學術研討會壓縮到一天半。2日下午,聲學所黨政聯席擴大會議召開,所黨委委員、所領導班子成員、職代會主席團、學術委員會主任,以及所管理、研究部門負責人齊齊到場。

  王小民開門見山地提出了建立創新研究院的構想,在同事們的支持下,他們討論出了一套基本方案,做出了那8PPT,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的籌建工作自此啓動。

  同心鑄鼎

  

  沈陽自動化研究所主導研發的機械手正在抓取水下生物。中科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供圖

  很快,北京迎來了“三伏天”。改革的戰鼓于酷暑中擂響,預示著這會是一場揮汗如雨的攻堅戰。

  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成立之前,聲學所共有18個研究室,50年間引領學科發展,在聲學和信息處理技術等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但隨著科技的發展,聲學所出現了科研布局同質化競爭等問題,申請科研項目、分經費、報成果時,相互競爭的現象時有發生。這樣的情況,不僅消耗了大量資源精力,也不利于研究團隊各展其能。

  王小民曾有一個夢想:把18個研究室整合成9個重點實驗室,形成合力,重點突破。“鑄九口大鼎,把聲學所支撐起來。”以前苦于條件不成熟,此刻,大好機遇終于來了。

  18個研究室壓縮成9個,這意味著一半的室主任面臨“降級”風險,推行的阻力不可謂不大。但王小民認爲,這是改革必然伴隨的陣痛,是發展必然付出的代價。“‘率先行動’計劃就是要改革,你不改革就會被改革。”帶著這樣的信念,他頂住壓力,堅持了下來。

  截至2018年底,聲學所的“九口大鼎”全部鑄就,包括2個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心)和7個省部級重點實驗室(中心)。

  與此同時,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圍繞國家需求導向的領域方向布局,打破原有機構格局,聯合沈陽自動化所水下信息技術裝備中心、深海所深海信息技術中心、南海所海洋環境信息技術中心,形成了聲學所9個實驗室、3個研究站,沈陽自動化所“水下航行器”團隊、深海所“深海裝備”團隊、南海所“海洋環境”團隊各1個中心,共15個研究單元的科研組織架構。

  配合我國從近海走向遠海、從淺海走向深海的海洋戰略,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建立了“池、湖、海、船”的實驗體系,包括亞洲最大的消聲水池,國內水聲領域試驗環境條件最好的湖上實驗場之一千島湖試驗站,40畝海上試驗基地,以及“實驗三號”無動力雙體實驗船。

  他們還先後與北京市、中廣核蘇州熱工研究院、中石化勝利石油工程有限公司、南京大學等簽訂了技術合作、成果轉移轉化、共建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協議;在一些重大工程項目上,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聯合科研院所、高校、企業等30多家單位,發揮協同優勢,屢破技術難關。

  “經略海洋是全方位的,必須集合各方優勢。5年來,我們內部聯合攻關呈現了越來越廣泛的良好勢頭,成果激增。”王小民說。

  清除藩籬、打破圍牆,就是讓院內院外的各個機構、人才、裝置、資金、項目都充分活躍起來。

  “凝聚力是要解決的第一大問題。”王小民說,“結婚證好領,同心同德過日子卻是一門大學問。辦創新研究院也一樣,要靠文化引領,靠實事和活動把大家的心真正聚攏在一起!”

  于是,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成立了由中科院機關、依托單位、共建單位及主要參與單位等構成的理事會,設立了由院外同行單位或用戶單位構成的戰略咨詢委員會,成爲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的“智囊團”“校准器”和“資源庫”。

  他們每年都要召開理事會大會、年度工作會議,總結年度工作,研討下一年度工作要點;召開發展戰略研討會,一起籌謀“十三五”規劃;組織制定規章制度,迄今已發布了幾十份制度文件。

  201610月,在理事會成立暨第一次會議上,中科院副院長相裏斌肯定了海洋創新院籌建兩年來所做的有益探索,並希望創新院繼續圍繞國家重大戰略需求,全力爭取承擔和做好國家重大科技任務,“制定更高的目標,爭取更大的作爲”。

  經費是大家關心的重點問題。“左手舉紅旗,右手分土地,革命事業才能轟轟烈烈幹起來。”王小民很懂這個道理。

  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分配經費時,要給共建單位上浮10%,這筆經費絕大部分用于項目部署;而管理、人員這部分的經費則由聲學所承擔。2018年,王小民到其他3個共建單位走了一遍,帶給每個單位各100萬元可自由支配的科研經費。

  無論何時何事,人才都是第一資源。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實施了“三駕馬車”驅動的科技創新人才體系。所謂“三駕馬車”,就是研究人員有預聘、長聘和項目聘三種晉升渠道。

  對38歲的武岩波來說,2018124日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經曆8年的職稱晉升“長跑”,武岩波通過項目聘途徑從副研究員成爲研究員。在此之前,他作爲主要成員研發的“蛟龍”號和“深海勇士”號的水聲通信算法,被專家組認爲“超出預期”,並獲得“2013年度中國科學院杰出科技成就奖”。

  還有很多像武岩波這樣的青年科技人才,手握優異成果,卻苦于單位研究員名額有限,只能等待其他正高級研究人員調離或退休。這成了青年人才難以沖破的“職業天花板”。如今有了這“三駕馬車”,他們前進的步伐更快、更穩了,他們成長的姿態更舒展、更昂揚了。

  迎向未來

  

  科研人員正在調試設備。中科院聲學研究所供圖

  進入新的曆史時期,面對我國海洋安全和海洋利益拓展的重大戰略需求,海洋水下信息體系建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和挑戰。

  海洋領域的諸多要素環環相扣。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正在“集結戰隊”,准備打一場硬仗。

  水聲通信主要依靠聲波,而水下聲波的傳播深受海洋環境變化影響。若對海洋環境缺乏認識,後果將不堪設想。比如,一次海洋災害就能給深潛器帶來毀滅性的破壞。

  中科院南海所研究員尚曉東所帶領的團隊,既是“海洋監測員”——提供物理海洋環境的可靠數據,如溫度、鹽度、深度、流速、潮汐、內波等,同時也是“海洋預報員”——預報下一時段海洋環境會如何變化、如何影響海洋環境信息。他們爲水聲通信系統中聲場的變化提供可靠數據,從而更好地服務于聲納等應用。

  此外,沈陽自動化所在深海自動航行和懸停定位、安全系統控制等方面的自主創新,都是“中國制造”挺進深海的關鍵支撐力量。

  在此前基礎上,聲學所、沈陽自動化所、南海所、深海所等單位,聯合院內外多家單位,進一步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共同承擔國家重大任務,建設海洋環境觀測系統。該系統可實現對海洋內部過程及其相互關系的大範圍、全天候、綜合性、長期、連續、實時的高分辨率和高精度的觀測,建成後將成爲我國長期開展海洋科學觀測與試驗的重要基地,推動解決海洋前沿科學和工程問題,爲海洋資源開發、環境監測、海洋災害預警預報等國民經濟戰略急需提供支撐。

  研究所分類改革是中科院面向未來全面深化改革的突破口,也是牽動其他各項改革的“牛鼻子”。第一批試點機構既是“政策特區”,也是創新的“試驗田”。

  令王小民欣喜的是,近兩年,沈陽自動化所的機器人與智能制造創新研究院、深海所的深海技術創新研究院,以及南海所的南海生態環境工程創新研究院相繼籌建。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建立的章程規範、制度體系、組織框架等治理模式爲之提供了借鑒。

  中國大洋協會辦公室主任劉峰表示:中科院的改革始終走在前列,發揮著引領作用,而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

  如今,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已經進入穩步發展階段。人多了,場面大了,基礎設施加強了,制度體系基本構建了,科研經費也在逐年增長……

  “接下來是什麽問題?”總結經驗,王小民認爲是“圍牆拆得還不徹底”“凝聚力還不夠強”。

  “創新研究院是非法人、網絡化、矩陣式組織架構,盡管有在矩陣節點上的各單元共建協議,但節點之間的網絡需要進一步凝固和加強。”王小民說。

  王小民對2019年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的發展方向已經有了明確的思路,即重點支持基礎前沿研究項目,系列部署一個大項目,取各家之長,組織討論幾個定向性的基礎研究方向,共同做一件有意義的大事。

  王小民認爲,高技術類創新研究院要幹的事情應該是——以基礎研究爲先導,以高技術研究和成果轉移轉化爲驅動力和落腳點,滿足國家重大戰略需求,讓成果用得上、靠得住。“在提質增效的新階段,一定要突破學科引領的老路子,走出任務領域引領的新前景!”

  20191月底,南緯37度海域。“深海勇士”號載人深潛器戰勝了魔鬼西風帶的險惡海況,勝利歸來。而它那條銅黃色的機械手臂,還小心翼翼地環抱著一件稀世珍寶——明豔欲滴、繁枝錯節的紅珊瑚。

  海洋懷抱著無盡珍寶,蘊藏著無窮秘密。面對浩瀚無垠的大海,海洋信息技術創新研究院將以海納百川的胸懷、海闊天空的格局,鍛造開啓藍色寶藏的鑰匙,開辟一場波瀾壯闊的科技事業。

 
  相關新聞
Copyright 2003-2016 易赢娱乐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備16057196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01號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21号中國科學院声学研究所  邮编:100190
E-mail:ioa@mail.ioa.ac.cn
热门关键词:易赢直播 易赢娱乐网址 新易电子娱乐 易赢娱乐登陆 易赢娱乐注册 易赢娱乐app 易赢国际娱乐平台 易赢娱乐官方版 易赢娱乐手机版 易赢国际平台 易赢娱乐平台 易赢娱乐注册登录 易赢点 易必胜车 易嬴国际娱乐平台 易赢金彩电玩棋牌 东方易赢 金彩游戏作弊 易赢娱乐下载 易赢计划 易赢娱乐中心 易赢钱包 易赢娱乐己75505 易赢平台 易赢娱乐手机版官网